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20歲的當當,能走出李國慶、俞渝夫妻“風暴”的陰影嗎?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0-24 19:12:19

風暴之中,當當會受到何種波及?風暴之后,這家二十年的圖書電商,又將走向何方?

每經記者 劉洋    每經編輯 王麗娜    

4pic.thumb_head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本店無狗血,只有書香,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店慶開門紅’促銷。”

10月24日上午,當當官微24個字,回應了從23日深夜開始發酵的李國慶、俞渝夫妻“互撕”風波,并試圖將注意力引向當當店慶促銷。

與外界對李、俞這對“怨偶”保持高度關注相比,當當及其20周年店慶本身則略顯“落寞”。而這一境況,自當當“賣身”海航未果之后愈發顯著。

今次,李、俞二人深夜隔空“抓臉”,相互指責,其激烈程度更是前所未有。風暴之中,當當會受到何種波及?風暴之后,這家二十年的圖書電商,又將走向何方?

風暴中的“夫妻店”

李國慶、俞渝“互撕”風波尚在延續,其起因則是23日晚間,俞渝“怒懟”李國慶的微信截圖在多個社交平臺流傳,由此,引發輿論軒然大波。

24日午間,當當官方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確認,流傳的俞渝截圖為“真”。

拋開此次的風波不論,實際上,李、俞二人的矛盾早已公開化。

2019年年初,當當副總裁陳立均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曾表示,“國慶其實淡出管理層已三年多了,現在Peggy(俞渝)是董事長。”

“這是兩人商量和我們選擇的結果,”陳立均說,“當當有個核心,一切為了當當更好,我們并不管創始人怎樣。如果我們認為俞渝領導公司更好,就會選擇她。夫妻兩人在協商上也是高度一致的。”

如今看來,李、俞二人的“高度一致”早已破裂。

在彼時的采訪中,同樣為陳立均所強調的是,當當早就不是“夫妻店”了,“夫妻店”是認知誤區。

不過,啟信寶顯示,俞渝、李國慶當前的持股比例分別為64.20%、27.51%,為當當的第一、第二大股東,仍不改當當“夫妻店”的客觀現實。

打從一開始,當當便是李國慶、俞渝二人的共同結晶。1999年,李國慶與俞渝夫妻檔推出當當,一個是曾經的北大風云人物、國務院前“翰林”,一個是典型的華爾街財女,二者的結合,讓當當一時充滿想象空間。具體到分工,前者負責當當內部運營,而后者則涉及資本運作。

十年奮斗,2010年12月8日,當當登陸納斯達克,由此成為中國第一家完全基于線上業務、在美國上市的B2C電商。當天,當當的股價一度從13.91美元翻番到29.91美元,市值高達23億美元。此后,更一度超過26億美元。

不過,在上市前夕,當當卻遭遇京東的“奇襲”。自家大本營遭遇奇襲,李國慶隔空回應,將“采取報復性還擊”。

價格戰、廣告戰、擴品戰,隨之而來。在告別“小而美”,擁抱大而全的戰略之后,當當不僅毛利率一路下滑,甚至在上市兩個季度后,就陷入虧損。

彼時,一名前當當管理層對媒體表示,當當的問題恰恰在于戰略的搖擺,當當在業內以策略保守、李國慶省錢著稱,當京東以“賠本+融資”的方式急劇拓展百貨品類和銷售額時,當凡客以高額廣告費獲得年銷售額幾倍的增長時,當當并沒有效法。

2012年6月29日,疲于戰斗的當當,入駐騰訊QQ網購商城圖書頻道,更在4個月后,進駐天貓商城,正式退出一線平臺之爭。李國慶發微博稱,“從了。誰讓人家流量大呢。”

是戰之后,當當元氣大傷。不過,這并不影響其在2013、2014年先后拒絕百度與騰訊拋出的橄欖枝。最終,當當于2016年9月,私有化退市,市值僅5.6萬美元,不及高點時的四分之一。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曾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當當從美國退市后也曾想回歸A股,但無奈A股的上市門檻相對較高,當當的發展潛力和盈利有限,再加上有京東、阿里等強大對手,實現單獨上市已幾乎不可能。

在“賣身”海航風波中,當當被給出90億人民幣(一說為75億)的估值。相較于退市時的5.6億美元,當當的市值雖有不小的提升,不過相較于其獨領風騷的過往,當當的黃金時代一去不返。

20年老店的走向

李、俞風波中,當當,這家20年的老店備顯“落寞”。雙方矛盾的升級也掩蓋了原本店慶的喜慶氣息。

實際上,在“私有化”之后,當當的財務情況堪稱良好。

當當官方提供給記者的數據顯示,2016年,當當銷售額為95.5億元,經營利潤為1億3千萬元;2017年,銷售額為104億元,經營利潤2億8千萬元;2018年,當當銷售額為116億元,經營利潤4億7千萬元。

按照當當方面的預計,2019年,經營利潤可達6.1億,源于資金情況,理財收益還會再貢獻1億元。同時,為當當所強調則是,“無負債”。

在今年2月,俞渝還曾以當當“話事人”的身份對財新表示,當當未來可能存在三個方向:一是香港上市,但目前并無時間表;二是學習華為不上市,成為一家小而強的私有公司;三是遇到合適買家,再次考慮出售或接受投資。

無論發展方向為何,2019年堪稱“關鍵年”。

就在10月24日,當當官方給予記者的一份材料顯示——2019年,“當當決定自我革新,向平臺化學習,進行公司創立以來最大的組織機構改革,打破傳統的采銷體系”,由此,從“盯著一盤貨”,向“面向一群人”的轉變,研究人們的閱讀場景,尋找閱讀需求。

同時,為俞渝和陳立均同時提及的則是,當當的穩健風格。俞渝曾表示“優秀的企業家是長跑選手”;而陳立均則對記者表示,欣賞德國企業的“有錢、有克制力,善于長跑”。

不過,在今次風波之下,當當能否繼續行穩而致遠?

互聯網觀察人士丁道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事發之后,整個資本市場對當當的信心會有所下降。在此背景下,合作伙伴、供應商、消費者對當當的預期,都會受到一些影響。同時,倘若雙方繼續不斷釋放“黑料”,可能會增加未來當當生存的不確定性。

他還補充道,“如果(當當)以后還想復興的話,應該和兩人徹底割裂,新的董事重組公司架構,但目前來看,難度很大。”

不過,獨立分析師唐欣則對記者表示,“實際上,我覺得沒有太大影響,甚至讓當當網重新回到輿論和公眾的視野里。”他進一步指出,其負面影響,也只是局限于當事人個人的評價,與企業聲望關系不大,而且相信這個風波也會很快平息。此外,他還表示,李國慶已經離開當當,以后他對當當的影響也會越來也少。

上海市民趙飛(化名)也對記者表示,“這有啥影響”,此事并不會影響其在當當上繼續買書。

另一方面,李國慶的創業項目——“早晚讀書”也再次為人所關注。在此前騰訊新聞的《進擊的夢想家》中,李國慶亦對該項目進行過推介,并稱“早晚讀書”最快三年內超過當當。

記者查詢得知,“早晚讀書”的運營主體為“天津萬卷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天津萬卷書”)。工商信息顯示,天津萬卷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李國慶,其股東分別為劉浩宇、李國慶、唐虓琿,三人的認繳額分別為2000萬元、50萬元和2950萬元,換言之,李國慶的占股比例僅為1%,大股東為唐虓琿。資料顯示,唐虓琿在陜西當當影業等公司中,與李國慶有所關聯。

業內人士表示,此次李、俞二人互撕,在客觀上放大了“早晚讀書”的知名度,但李國慶與俞渝“無底線”的互撕,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對作為文化類產生的“早晚讀書”帶來負面影響。

此外,俞渝提及的“馬銘澤”也引起外界關注。公開資料顯示,馬銘澤曾任當當助理總裁、無線事業部總經理、文化產業董事長,如今其在水晶區塊鏈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擔任CEO,持股60%,李國慶持股25%。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當當 李國慶 俞渝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彩票中心招聘 1688店铺 赚钱 fg电子余额提现 多宝娱乐靠谱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 彩虹色的回亿 河南麻将明杠怎么算 极速体育比分直播 双色球稳赚不赔 捕鱼来了怎么挂机一天200万金币 韩国快乐8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时时彩计划 手机福彩3d软件下载 广东11选5技巧方法 雪缘园彩票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爱彩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