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商訊推薦

每經網首頁 > 商訊推薦 > 正文

破局“校園貸”亂象:大學生合理的提前消費需求如何滿足

中國青年網 2019-06-28 12:35:04

近年來,隨著打擊“校園貸”亂象等一系列行動開展以來,不法校園借貸之風得到有效遏制,但如何滿足青年學生群體正當金融需求也業已成為社會關注焦點。正如全國政協委員、西華大學副校長鄭鈜所言:“問題的關鍵不是遏制大學生消費,而是應該讓他們學習正確的消費觀。堵不是辦法,還要用疏導的方式。”

2019年3月15日,邯鄲開展“3·15”送金融知識進校園主題活動

金融機構放貸不是違規“校園貸”

監管認為,過去幾年,“校園貸”有四類參與主體:一是電商系,包括螞蟻花唄、京東白條以及分期樂商城都有相當一部分學生用戶;二是各類網貸機構;三是各類民間金融線上化的高利貸者;四是協助誘導學生利用學生身份披著“校園貸”幌子以欺騙形式犯罪的不法分子。事實證明,校園貸頻發的亂象,基本上都是第三第四類引發的。

其實早在2017年6月,中國銀監會、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聯合在就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范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召開的媒體溝通會上就明確表示,現階段暫停網貸平臺進入校園貸,同時鼓勵正規機構服務大學生信貸需求,以電商為代表的互聯網平臺可以繼續與銀行合作開展校園信貸服務。

《通知》要求,銀行應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有針對性地開發高校助學、培訓、消費、創業等金融產品,向大學生提供定制化、規范化的金融服務,合理設置信貸額度和利率,提高大學生校園信貸服務質效,暢通正規、陽光的校園信貸服務渠道。

上述商業銀行負責人認為,輿論在對不法“校園貸”喊打喊殺的同時,并沒有對“校園貸”本身有清晰的認知,情緒化表達占主流。正如鄭鈜指出:矛盾點就在于,正規的金融渠道對學生的服務沒跟上,很多銀行不愿意給學生辦信用卡,或者辦了卡僅給很低的額度,使正規金融在校園內“可望不可及”,反而給校園貸留下可乘之機。

適度滿足大學生提前消費需求

鄭鈜在分析銀保監會就其提案的回復中指出,截至2017年,累計發放學生信用卡總量僅355萬張,與央行統計的全國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在用發卡數量5.88億張相比,僅占0.6%;累計貸款總額11億元,就算是全部用于2017年的在校大學生,人均才30余元,每張信用卡余額不到100元。信用卡的供給和應用嚴重不足,也會給非法校園貸、求職貸、套路貸等留下空間。

是否給大學生發放信用卡,一直是爭議不斷的話題。輿論的焦點主要來自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擔心大學生在物質攀比的驅動下,超出自身消費能力追求“偽精致生活”,進而陷入欲望陷阱或被不法分子利用,導致學業荒廢和生活失利。另一方面是,從銀行主體來看,給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是否存在較大金融風險?

近年來頻頻發生的惡性案件充分說明,上述這種擔憂不無道理,但這并非全部真相。企鵝智酷聯合QQ空間發布的一項報告顯示,30%的95后都會在興趣愛好相關的學習培訓上投資,如知識付費、興趣班、分享課等;2018年的天貓雙11數據顯示,用花唄購買教育類產品和服務的金額上漲了87%,其中選擇分期付款的用戶數增長了2.4倍。

報告顯示,在使用過分期的大學生中,9成人使用商品消費分期,這一比例高于借錢消費的比例,說明大學生消費的目的很明確,風險相對可控。更重要的是,絕大多數學生借款的主要用途是用于購買生活必需品和投資自己,餐飲、服裝、戀愛、教育培訓等排名靠前,而休閑娛樂、游戲等則相對靠后。

分期樂商城的數據也反映,教育品類是業務規模增長最快的品類之一。目前,該商城引入了QQ閱讀、起點讀書、掌閱、懶人聽書、喜馬拉雅、得到等多個知識付費產品,并和潭州教育、藍鉛筆等教育機構合作推廣知識付費產品,業務規模同比去年增長100%。

此外,分期消費的普及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大學生更好地實現自我成長。南都大數據研究院今年4月發布的一項95后消費分期用戶成長性調查顯示,有67.09%的受訪者認為,用分期消費之后,生活滿意度有所提高,僅有6.54%的人認為有所下降。

而銀行方面,鄭鈜認為,銀行有非常嚴格的風控體系,依托現代科技手段的風險評估和防范機制,風險是可控的。他進而提出,提高銀行的服務能力的同時,也應該提高大學生與錢打交道的能力。

允許銀行與Fintech合作展業

毫無疑問,打擊不法行為仍是破局校園貸亂象的重點,而建立建立行之有效的“梳堵結合”機制則是重中之重。根據《通知》要求,只有銀監會批準的持牌金融機構才能進入校園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對此,中國社科院金融所法與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濤認為,這為校園貸業務確立了較高的行業準入門檻,會將高利貸、線下貸款公司及一些不正規的民間放貸機構擋在校園之外,同時也會更好地引導中國未來主流信貸消費人群樹立良好信用意識及科學理性消費觀念。

銀監會相關負責人在媒體溝通會上曾明確表示,校園貸產品應滿足綜合利率不高于36%的底線,微粒貸和螞蟻花唄如果以微眾銀行和網商銀行作為借貸主體是合規的。而被問及商企和工商銀行聯合發行信用卡的模式是否允許,對方回應稱,只要商企不是放款機構,銀行承擔核心風險就是可以的。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教授表示,這類互聯網平臺有服務校園市場經驗,也有技術和數據沉淀,利于銀行對學生進行模型分析,而且也有消費場景進行支撐,能更好地識別客戶,為客戶畫像,具備銀行不具備的優勢,所以銀行和fintech合作的模式屬于傳統金融和互聯網的融合,應該支持。

在鄭鈜看來,大學生并不是完全脫離社會的群體,他們也有正常消費的需求,他們也在消費升級,“不能僅僅讓學生遠離校園貸,除了設立‘防火墻’之外,學校應該主動出擊,金融部門和機構也應該主動出擊,推動金融知識進校園。開設相關的金融知識講座和課程,讓學生掌握基本的金融常識,真正提高大學生與錢打交道的能力,樹立適度合理的消費觀,這才是真正金融素養教育的本質。”

據了解,目前,工行、中行、建行、招行以及廣發銀行等相繼推出面向在校大學生的校園金融產品,工行這樣的老牌國有大行,更是第一時間與分期樂合作發布了“工行分期樂聯名信用卡”。在創新商業合作模式中,金融科技公司提供相應的金融科技服務,銀行履行最終的放貸審核責任,并發放貸款,這種模式提高了校園金融服務效率,讓大學生切切實實利用金融服務實現個人成長,得到了業界、主流媒體和監管機構更廣泛的認可。

中國青年網 北京6月28日電 記者 劉利影 

責編 張楊運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分期樂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彩票中心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