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16市集體“南下”,山東如何跟上時代?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27 18:26:36

這就像中國剛開始搞對外開放時,先要走出去看看外面到底在發生什么。尤其在南北差距逐步拉大背景下,通過這樣的頭腦風暴和外部沖擊,有所觸動才能帶來實際行動。

每經記者 劉艷美 楊歡    每經編輯 官遠星    

前兩天,山東濰坊市委書記惠新安的一篇演講火了。

在率團赴南方五市考察歸來后,惠新安細數差距并談到:“南方干部對國內、國際情況都了然于胸,交談起來滔滔不絕、信手拈來,感覺我們跟人家不在一個時代。”

事實上,今年以來,從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的多次爆款演講,到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的招商引資方法論等等,向南方城市學習、對標找差距,幾乎成了個中”標配”。

往前追溯,去年7月5日至8日,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省長龔正率最“高配”黨政代表團,赴蘇浙粵三省考察學習。在隨即舉行的學習交流會上,劉家義強調:“要敢于刀刃向內,在思想深處來一場深刻的自我革命。”

這之后,到南方考察學習,幾乎成為山東16個地市的“集體動作”。在山東財經大學區域經濟研究院院長董彥嶺看來,這種黨政領導干部集體“走出去”學習的方式,在他對山東多年的觀察中,并不多見。

山東行政區劃圖 圖片來源:山東省人民政府網站

這就像中國剛開始搞對外開放時,先要走出去看看外面到底在發生什么。尤其在南北差距逐步拉大背景下,通過這樣的頭腦風暴和外部沖擊,有所觸動才能帶來實際行動。”董彥嶺說。

南方學習將近一年,各個城市都有哪些動作,又在發生怎樣的變化?

對標

近段時間以來,董彥嶺最明顯的感受是,山東省內許多城市都動了起來。其中,濟南的步子邁得尤其快。

城叔梳理發現,過去一年,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率團先后前往深圳、廣州、北京、上海,次數多達6次。

這其中,光是今年3月到5月,王忠林就一連跑了三次北京,平均一月一次。根據公開報道,濟南三次“北上”,主要任務是有針對性地與中央企業、高成長性企業舉行高層對接會,深入交流、洽談合作。

 

這里需要交代一個大背景:去年7月,南方學習交流會一結束,山東省委、省政府就召開招商引資、招才引智(下稱“雙招雙引“)工作會議,可見其心情之迫切。

各地招商引資就像‘虎口拔牙’、‘餓狼撲食’,一個好項目肯定會有很多地方去競爭。所以,如果我們沒有拼搶精神,是不可能爭下來的……”王忠林曾在公開場合說。

濟南如此,老對手青島也不例外。只是和濟南跑遍四大一線城市不同,青島則“咬緊“深圳。3月下旬,王清憲率團赴深圳,展開為期4天的考察學習,其中一項議程便是“雙招雙引”推介會。

此前,劉家義提出,干任何一項工作,都要與最強者比拼、與最快者賽跑。同時,鼓勵支持各市“各出各的優勢牌”“各拿各的特色菜”,大力發展區域經濟。對此,青島的答案是:“凡是深圳能做到的,青島都要做到。“

在董彥嶺看來,既然要學習,各個城市應該首先根據自身資源稟賦和發展實際,合理確定對標城市,才能更好提升學習效果。而從實際情況來看,除濟南、青島鉚足勁對標一線城市外,省內其他地市的對標對象,也很有針對性。

比如,去年7月,濟寧南下第一站,就是近鄰徐州。說起來,兩地同處淮海經濟區,也曾有意與徐州一爭“龍頭“地位。只是,逐漸拉開的經濟差距(2018年濟寧GDP4930.58億元,徐州GDP6755.23億元),讓濟寧不得不正視現實。

與此同時,旁邊的棗莊也提出“學習徐州、對標徐州、對接徐州”,并先后兩次赴徐州學習先進經驗。

學習

根據媒體公開報道,山東各個城市的學習步伐,遍及全國30多個城市,不僅包括長三角、珠三角等東南沿海發達地區,還涉及重慶、成都、武漢等中西部城市。

2018年7月以來山東各市考察學習及合作對接點位(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制圖:城市進化論

總體來看,杭州是最受“追捧”的學習城市。自去年7月以來,包括德州、濱州、萊蕪、棗莊、泰安、聊城、臨沂及煙臺在內,山東共有8市由市委書記或市長帶隊,專門前往學習考察或合作對接。

為什么爭相選擇杭州?“最多跑一次”改革經驗是主要原因。除煙臺和臨沂外,杭州市行政服務中心都是山東各市考察行程中的“必選項”。此外,杭州夢想小鎮、阿里巴巴集團等也是各市考察重點。

長期以來,山東經濟被稱為“大象經濟”,意即在強大國有經濟襯托下,民營經濟顯得相對弱小。激發市場活力,首先要依賴制度創新。去年初,劉家義在談到山東需要盡快突破的體制機制創新時,第一個就是”放管服“改革。

緊隨其后的湖州,山東各市前往考察次數也達6次之多,其中濱州就去了2次。

雖然經濟規模并不突出,甚至大幅落后于不少山東城市,但這其實并不意外——因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就發源于此。

“湖州在生態環境保護和綠色旅游發展方面表現搶眼,吸引了許多城市前來學習。”此前,人大國發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馬亮告訴城叔。

事實上,山東是農業大省,也是農民大省。全省9900多萬人口,一半居住在農村。打造鄉村振興“齊魯樣板”,山東任務艱巨。

此外,蘇州、合肥也是山東各市最愛選擇的學習“標桿“,主題則圍繞經濟建設展開。

當下,“雙招雙引”是山東各市的主要抓手。選擇向蘇州“看齊”,理由很多:

論發展,蘇州不是經濟特區,不是沿海開放城市,沒有各種政策利好加持,GDP卻躋身全國前十;論產業,蘇州工業園區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新興產業,連續多年保持30%以上增幅;論人才,僅一個蘇州生物醫藥產業園,一年就引進高端人才1萬人。

而合肥近年跑出的“加速度“,對正處于新舊動能轉換關鍵時期的山東各市而言,顯然也有重要的”樣本“價值:2008 年到 2018 年,合肥經濟總量從1664.84億元增至7822.91億元,從一個家底薄弱的中部城市一躍進入省會城市前十強。

“南方城市干事創業的精神相對比較足,這也和它市場化程度高有關系。換句話說,就是非常保護市場中的創新創業熱情。”董彥嶺認為,這是當前山東應該學習的重中之重。

破題

去年春節過后第一個工作日,山東召開全面動員大會,部署推進“新舊動能轉換”。在后來廣為流傳的名為《山東終于意識到自己落后了》的文章中,劉家義直言,山東已經陷入“由別人追著跑”到“追著別人跑”的尷尬境地。

今年,山東“新年第一會”主題則變為,“擔當作為、狠抓落實”。從動員到落實,劉家義再度敲響“戰鼓”:“干事如同賽跑,‘不看起跑看撞線’,要用結果來檢驗。”

上月,山東召開“雙招雙引”工作表彰大會,通報2018年以來全省“雙招雙引”工作情況。結果顯示,青島、濟南、煙臺拔得頭籌。

數字是結果最直觀的體現。

以實際利用外資為例,2018年,青島這一數字為86.9億美元,增長10%,占全省43%;煙臺為176.27億元(折26.23億美元),增長21.7%;而濟南則為178.2億元,增長41.0%,增速居全省第一。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一季度,除經濟總量外,濟南在GDP增速、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固投增速、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余額等重要指標上,均已超越青島。

遙想三年前,時任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還曾不無痛心地直陳:濟南全年到賬外資,不如青島一個黃島區。時移事易,這一次,換作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側目:“濟南干部這兩年來在雙招雙引、項目落地方面的狀態和成效,的確值得青島干部學習!”

濟南有多拼呢?一個典型例子是,今年5月,在北京舉辦的濟南市與央企合作對接會上,有企業家半開玩笑地說:“感覺王忠林書記不僅是‘996’,他除了睡覺的時間,基本上是18X18X7。

此前,曾有學者將山東比作一個“微縮中國”,因其同樣存在沿海區域較強、內陸區域較弱的分化。“山東急迫地將濟南做大做強,也是因為魯中、魯西南等欠發達腹地,需要一個有力的核心城市來帶動。”董彥嶺告訴城叔。

數據來源:各市統計公報 制圖:城市進化論

“不換思想就換人,不負責就問責,不擔當就挪位,不作為就撤職。”劉家義多次提到這句“狠話”。不過,在董彥嶺看來,從學到皮毛到深入骨髓,需要一個過程;轉變干部思想意識,也有一個過程,不能指望一蹴而就。“關鍵是要在學習過程中建立發展自信,然后回過頭來走好自己的路,而不是一味照抄照搬,迷失自己。”董彥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至今,除淄博、臨沂、德州以及不久前并入濟南的萊蕪外,山東已有13個地市迎來新任市委書記。

2018年至今山東各市市委書記變化(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制表:城市進化論

這場等不起、坐不住、慢不得的比拼,仍在繼續。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責編 劉艷美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山東 濟南 青島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彩票中心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