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熱點

每經網首頁 > 新文化熱點 > 正文

專訪華人文化副總裁應旭珺:主控話語權就是不讓別人覺得我們人傻錢多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26 15:57:47

“應該尊重類型片的規律,導演不能太任性了。功力達不到再任性的話,就真的沒人看了。”應旭珺坦言,當創作者“故作高深、不尊重規律、又任性的時候,很容易被觀眾捕捉到,就會因此產生反感”,并迅速體現在票房上。“要真誠,也要真實,這非常重要。”

每經記者 許戀戀    實習記者 董興生    每經編輯 杜毅    

中國影視行業,老牌影視公司以及互聯網勢力的身影彼此交錯,風云變幻下格局日益清晰。不過CMC Inc.華人文化集團公司(下簡稱:華人文化)卻是一股不容易被輕易定義的力量。

華人文化2018年發生了很多變化,UME拿到了院線牌照,東方夢工廠回歸華人文化懷抱,產業鏈布局縱深感加強。而內容上,華人文化主投主控的合拍片《巨齒鯊》收獲全球票房5.3億美金的成績,讓華人文化在電影內容上進一步鞏固了自己的行業地位。

第三屆中國影視領袖峰會后, CMC Inc. 華人文化集團公司副總裁、引力影視總裁應旭珺接受了每經記者的獨家專訪。應旭珺首度向每經記者披露了《巨齒鯊2》的相關細節和后續計劃,以及華人文化在全球范圍內看好的故事。“不一定限制規模,可以是像巨齒鯊這種大投資大制作,也可以是小片子,五六百萬美金,故事好,就可以做。”

華人文化的影視業務偏重運營,一個小時的采訪里,應旭珺多次談到“意義”和“初心”,她表示,賺快錢的項目華人文化不去做,“還是希望做有意義的,能夠留存下來的作品。”

主投主控合拍片主導權增強  首度“劇透”《巨齒鯊2》

去年一部《巨齒鯊》,成為中外合拍片的標桿。這部由華人文化旗下引力影視主投主控大片的先例意義在于,是中國人主控的IP,反向輸出并影響全球。

近年來,涌現出《長城》《橫沖直撞好萊塢》《金蟬脫殼2》等眾多中外合拍片,但真正成功的并不多。2018年全球票房5.3億美元的《巨齒鯊》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合拍片實操樣本。談起這部影片,雖然已經和每經記者聊過多次,但是應旭珺依然感慨道:“合拍片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比較難,大家都在摸索。《巨齒鯊》選了全球更容易接受的題材,它的主要意義在于是中國電影公司開發并主控了這樣一個面向全球的大項目并取得了成功。”

 

應旭珺

“主控最主要體現在對內容和財務的把控,把控內容從選編劇開始,劇本的開發、修改都要控制。”應旭珺說,因為是中方主控,最初的項目啟動和很多關鍵選擇決定權都在中方。“因此要選擇對中外雙方都了解,且熟悉全球電影的制片人。” 

從作為資方投資海外電影,到主投主控合拍大片,中國從只是資方,而且是提供少數投資的角色,慢慢往主控內容的方向轉變,應旭珺表示,中國在全球電影市場的話語權和主導權正在變強,她認為這是一個漸變而又必然發生的過程。

“中國在快速趕上,一開始是投資一部電影,逐漸像《巨齒鯊》這樣主控一部世界大片。”應旭珺認為,中國電影公司應該有更多主動性,并形成一股力量,爭取主控話語權,針對影片內容提供中國人的智慧,“除了財務之外貢獻我們的創意和價值觀”。

 

《巨齒鯊》劇照(圖片來源:片方提供)

主控內容與主導權提升,既相輔相成又互相印證。應旭珺向每經記者透露,在正在制作的《巨齒鯊2》中,主投主控的優勢得到了更明顯的體現。這也是應旭珺首次劇透《巨齒鯊2》細節。

“我們希望《巨齒鯊2》在故事主題、人物上有所改善,讓主旨、題材更現代化一些。”應旭珺告訴記者,《巨齒鯊2》中將會體現“為了更有意義的目標而做的一些事”,比如加入適當環保主題。因為《巨齒鯊》上映后,就有影迷提出疑問,“巨齒鯊在海底過得好好的,是人類進去打擾了它,最后還把它殺死了”。在續集中,華人文化便考慮加入如何在探索的同時保護海洋、怎樣處理自然和人類關系的探討。

在應旭珺看來,一部影片除了娛樂價值外,還應有更深的探討,她透露,《巨齒鯊2》還將在人物塑造、人物關系以及親情、情感方面有所加強。“我們要求編劇把環保主題放進去,對他提出了這個要求;人物之間,家庭關系、隊友關系、親子關系是怎樣的,我們都會給出很多意見,”應旭珺說,“另外當然在情節設置、發展等具體方面,在開展全球觀眾調研以后我們也給了編劇指導性意見、并且積極持續地和編劇、制片人、合作方探討,這些都具體地體現了主控的概念。”

運營為主  投資看重“獨特而專注的小公司”

在華人文化的影視業務上,曾經投資了不少公司,但是影視業務的主要思路依然是運營而非純投資。這一點去年應旭珺就已經談過:運營為主,投資為輔。

應旭珺表示,經過結構化調整和重組以后,現在華人文化的電影業務以引力影視為主平臺,引力影視是全產業鏈的,從內容開發制作到后期宣傳發行市場商務,包括海外發行,從內容生產和宣發方面,已經形成了完整的鏈條。

今年的影視行業頭頂上“愁云”依舊未散,不久前,“中國電影票房9年來首次負增長”的消息讓行業人士更加惶惶不安。投資出身的應旭珺似乎并未太過擔憂,她表示,電影肯定是波瀾起伏的,有高峰有低谷,增速放慢或者負增長都是正常的,“好萊塢的創造力也在枯竭,中國電影要有前瞻性的警覺和意識,順勢而為的同時要有所作為。”

“不管是中國的電影還是美國的電影還是要回歸到電影的本質,特別是商業大片系列片,更加有扛票房的任務。”應旭珺表示。

從內容上看,華人文化未來的電影規劃依然是運營為主。傳統影視公司內容很強勢,而互聯網平臺宣發優勢明顯。華人文化未來想做的,更多的是內容型平臺的嘗試。“我們希望成為內容導向的平臺型公司,在我們自身開發的重點題材項目以外,我們歡迎有好的資源的人和作品一起合作,我們輔助以專業的開發制作資源和能力,同時華人文化有強大的終端院線以及宣發能力,并且有娛樂地產、衍生品能力和傳媒娛樂其他方面的綜合資源優勢,能幫助大家把片子做好并且從各方面產業角度發掘出項目最大潛力、實現最大價值。”

也就是說,在連接的同時不放棄主控優勢。實際上,對于項目的深度參與已經是華人文化的常規操作。應旭珺坦言,華人文化有資金優勢,在孵化自己項目的同時其他的片子進來,可以提供資金。“但是我們參與的方式,不是純從財務投資的角度,而是深度參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不過團隊投資依然是一個重要抓手,華人文化在影視方面的投資主要是資源型布局為主,應旭珺表示,首要任務是好的項目為導向,來看可能的投資標的:“更加偏向于小型的團隊,選擇獨特而專注的小公司,不過具體的投資計劃也不方便透露,現在看的,以導演和編劇為主,現在導演和編劇是非常稀缺的資源。”

布局現實主義題材  行業創意人才缺乏

2019年,影視行業對現實主義題材作品給予了高度關注,一批現實主義題材影片紛紛涌現。無論是博納、華誼老牌影視巨頭,還是騰訊影業等互聯網新貴,都將目光放在了現實主義題材上。對于行業大熱的發展方向,應旭珺告訴記者,目前,華人文化對這類影片已有布局,“有自己選擇的項目去開發,也在看外部合作方的劇本”。

 

《強影之路2019》白皮書顯示,2018年現實主義題材《我不是藥神》票房突破30億元

對于現實主義題材,應旭珺也有自己獨特的看法。“現實主義題材不一定是特別嚴肅的,沉重、反思、批判只是現實主義題材的一部分。”應旭珺說,“人在年輕時可能關注青春、愛情,到了中年,就會面臨職場、家庭、子女教育,甚至生死的終極問題,每個年齡段都有關注的點,凡是反應現實生活、能打擊到目標觀眾痛點,引起情感共鳴的,就是好的現實主義題材。”

然而在具體實踐中,應旭珺發現,現實主義題材影片存在不少困難,這種困難并非來自外力,而主要是創意人才的缺乏。

“行業很大的困惑在于,能把握現實題材的人不多。”應旭珺說,創作現實題材要對現實有觀察、思考,有很強的描摹能力,要真實,但同時不能故作高深。“比如現在大家很詬病職業劇,很多電視劇電影在嘗試,但在最終都是談戀愛。這說明編劇對生活的觀察、認知和思考都不夠,也沒有對真實生活的捕捉和反映能力。”

應旭珺覺得,現實主義題材不同于可以奇思妙想的甜寵、玄幻等題材。“有個比喻很對,畫鬼容易畫人難。”應旭珺告訴記者,她欣賞的是《綠皮書》那樣的現實題材作品,“講的是很深刻的東西,但觀影門檻沒那么高,也沒有故作高深,在大眾能接受的形式和范圍內,把想表達的東西表達出來,就很厲害”。

“應該尊重類型片的規律,導演不能太任性了。功力達不到再任性的話,就真的沒人看了。”應旭珺坦言,當創作者“故作高深、不尊重規律、又任性的時候,很容易被觀眾捕捉到,就會因此產生反感”,并迅速體現在票房上。“要真誠,也要真實,這非常重要。”

責編 杜毅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應旭珺 華人文化 巨齒鯊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彩票中心招聘